以船为家,他们日夜守护航道安全 -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.2 "/>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以船为家,他们日夜守护航道安全

点击:78120
  

  365天风雨无阻,接受酷暑和严寒的双重考验
  以船为家,他们日夜守护航道安全

  近几日,重庆气温高居38℃不下,这对于常年在船上工作的航道工来说,似乎再寻常不过。8月14日,记者跟随王小万来到了他工作的地方——重庆市嘉陵江航道管理处北碚航道站。

  今年52岁的王小万是重庆市嘉陵江航道管理处北碚航道站的站长,他带领着另外9位航道工一同守护着嘉陵江13公里航道的安宁,他们大多是来自周边城镇的务工人员。当问起他们的家都在哪里时,大家满怀笑意地异口同声道:“船就是我们的家啊!”

  “船就是我们的家”

  在重庆北碚区的嘉陵江边,常年停靠着一艘长20米的二层楼小船,这便是10位航道工口中的“家”。回忆起1986年刚进单位的时候,王小万至今还记得那艘又小又破,只能靠人力运行的小船。“我刚进单位那会儿可没有趸船,那时候在船上就是看江景、喂蚊子,1998年才住上了趸船。”

  “最近,我们刚搬了‘新家’。”王小万兴奋地补充道。新趸船的长度是原来的两倍,新增健身房和阅览室,供船员们在休息时间自由活动。随着时代的变迁和技术的革新,如今趸船的设施越来越完善,航道工的日常生活也变得越来越丰富、充实,“现在待在船上就跟待在家里差不多”。

  都说家有家规,在王小万带领的船上,每天早上6点半起床后,船员们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扫各自负责区域的卫生。“这是我们班组一个不成文的规定,大家都很自觉地爱护着每一个角落。”王小万说。

  随着维护等级的升高,如今的航道工作更加精细和艰巨。“以前的航道是四级航道,现在升级成了三级,运输船舶由以前的百吨级扩大到现在的千吨级,停泊的船也越来越多,任务比以前更重了。”王小万感慨,现在换了更大的“家”,航标艇、疏浚船也都换成了动力大、耗能低、易操作的新船,工作也随之变得更加严谨、高效。

  自从被推选为站长以来,王小万就带领着团队把船当作家来对待,船员们也像家人一样团结和睦,在多次考核中都获得第一名。王小万总觉得24小时、长年生活在船上的日子并不枯燥、难熬,“在船上的日子没想那么多,大家都相处得很愉快。”

  365天,每天都是工作日

  下午3点左右,记者跟着王小万带队的班组一同巡航。烈日炎炎,甲板上的温度可能超过了50℃。同时,由于安全需要,船上的人员都需穿上厚厚的救生服,出发不到几分钟,记者明显感到后背已湿,仿佛置身汗蒸房。

  尽管尽量避开了高温时段巡航,航道工们仍不时会有中暑的情况,皮肤晒伤更是常有之事。“最热的时候,船上的温度可能在50℃以上。加上救生衣的‘保暖’作用,一艘航标维护下来,全身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。”站在船头的水手告诉记者。

  每年的汛期是航道工作的关键期,航道工们最长要连续工作20多天。今年7月,重庆洪峰来势凶猛,各航道基地职工不停息出航作业,清除浮标钢缆缠绕物,保护航标达到正常状态。洪峰期间,各航道基地职工长时间超负荷奋战在抗洪一线抢险、收标,平均维护时长超过12小时。

  而在严寒天气,江上的温度比岸上还要低,。夹杂着寒冷的河风,出航作业的航道工们很难不冻伤,手被冻得裂开,耳朵冻疮难消,脚被水打湿变得麻木,这些都是家常便饭……鞋底足足3厘米厚的橡胶鞋也难挡寒气的侵袭。可即便如此,无论刮风下雨还是天寒地冻,江面上总少不了航道工人辛勤的身影。

  不过,面对恶劣的天气,航道工们也有一定的应对措施。长江重庆巴南航道处处长梁永志告诉记者,高温天气,他们就早出晚归,增加夜航次数,尽量避开正午高温时段。随着技术的革新,现在还可以应用数字航道平台对航标实施动态监控,各基地联动收集、更新、上报处置航标异动信息,提高航道维护工作效率。

  夜以继日守护航道安全

  对于航道工来说,调整和清理航标是十分重要的一项工作。王小万给记者打了个比方:航标就像是马路上的路沿,船长们以此来判断航道的宽窄,以保证顺利通行。航标准确无误的指引,离不开航道工们夜以继日的付出。

  13公里长的航段里,共设有31个航标,一名船长、一名轮机长再加上3个水手,便组成一个出航的班组。每到一个航标点,航道工们都需要上航标船检查航标灯是否正常。“检查船标的时候,就要先关掉指示灯,然后再打开。如果灯亮红,就表示一切正常;如果不亮,那就是出现了问题。”王小万一边上船操作,一边向记者讲解。

  对于缠绕在航标船上的杂物,航道工们要及时清除和打捞,并将其带回趸船统一处理。此外,航标船上还常有鸟类驻足的痕迹,这也为航道工的每一次维护增加了一项工作——清除鸟类粪便。平日里,一个班组出巡一次最快需要一个半小时,如果加上清洗航标船,那可能就要超过4个小时了。

  调整航标最危险的时候就是定航标,航标是由被绳索连接着的扎根江底的锚石固定的。王小万介绍:“钢绳绑的石头很大块,至少2吨多,甩到江里固定的时候作用力很大,要是不注意,脚站到圈里轻易就会被勒断。”因此,每一次定航标,航道工们都会小心谨慎,相互提醒,时刻注意船上人员的安全。

  13公里的航道虽然是嘉陵江很短的一段,但由于是自然河段,河道窄、水流湍急,很容易发生事故。然而,北碚段航道一直保持着较低的事故发生率,“自我进单位以来,在航道维护上,我们从来没有因航标标位不到位而引发海事事故。”王小万说。

  27岁的刘春是王小万年轻的徒弟,担任驾驶员已有4年。他告诉记者:“现在有了职业病,轮休回到家里,晚上睡觉经常是浅睡状态,一点异动都能惊醒我。有时候,明明自己站着没动,却总是感觉远处的山在动。”而在他看来这并无大碍,性格开朗的他在谈及家人时才面露愧色:“家人一直都很包容和理解我。我很少能陪伴家人,所以每次回家都加倍补偿,家务全包。我们班组成员都是这样。”

  王小万坦言,自己还有几年就要退休了。但是只要在岗一天,他就要做好自己的工作,守护好这段航道和行船的安全,做好引路人。

李国

顶一下
(63194)
踩一下
(54758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